起帆帆爱乔恩恩

我们错过了多少年

    守护者
    听说我妈妈要去帆的家,我激动极了,可是毕竟七年没有见了,彼此也都长大了,见了面也免不了尴尬,所以只能祈求我妈妈把帆的电话要过来,妈妈也理解我,便同意了。大概过了几个小时,我妈将帆的电话发了过来,我却有些不知所措,要打电话吗?聊什么呢?犹豫了很久,便给她发了一条信息,她回复了。
        帆呢,过去多少年了,说话还是那么可爱,回忆起我们和阳在井中的时光,真的真的很开心。那时候井中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孩子只有帆一个女孩儿,帆爱笑更爱哭,帆胆子特别小,上个假山也会哭,我只能轻轻地扶着她,她才安静了下来。至于阳嘛,就是一个坏小子,话说怎么当帆的哥哥的,还跟我说自己喜欢帆,那天晚上竟然还吻了帆,你看这小子把帆吓的。阳说要把帆送回家,我没办法,就只能在他们身后跟着,等帆回家后,我对阳说: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
“我说了我喜欢她,我要她当我的女朋友。”阳有些不耐烦。
“帆才多大,她对你只是哥哥的情感。”我想纠正他。
“那你呢,你不喜欢她吗?”阳转过脸看着我。
“那也只是妹妹。”我一时语塞,轻轻地说。
那天晚上的对话就这样不了了之,还好帆开始厌烦阳的种种行为,每天都来找我玩找我写作业。阳也找过我,他只是在我家门口转悠,帆没有看见他,我们也就没有理他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想起来,帆真是个傻丫头,那天停电,我闲着没事儿点着蜡烛写作业,她悄悄地趴在我的书桌上看着我,我也没有阻止,任由她看。一会儿我就闻到了一股焦味,抬头一看,是帆的帽子着了,马上就可能着到头发,我一把抓起帽子,使劲扔在了地上,又用脚踩了几脚。我扭头看了看帆,那傻丫头又要吓哭了,我扶着她的肩轻轻地说:“没事儿没事儿。”我回去瘫坐在椅子上,其实我也让吓着了,如果我连最基本的保护都给不了她,又谈何爱她呢?
        帆有时也让人觉得她有些可怜,上帝为什么让她承受那么多,她有了妹妹,让她比以前更开心了,虽然有时候帆来找我只是跟我聊一下,我妹妹和她妹妹以后要成为很好很好的姐妹,但是帆能来找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。可是既然让她高兴了,为什么又将她从云端狠狠的抛下,她的妹妹死了,脑瘤,她再也不出家门了,我想她应该是泪流满面吧,我有时只能望着帆家的灯熄灭才悄悄地睡去。
       帆渐渐地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我和阳也做了约定,不带帆去有小孩子的地方,不向帆提关于小孩子的一个字,不聊头不聊脑不聊病。我们可以看出帆很伤心,不想再让她想到不开心的事,不久,阳走了,不知道去哪了,帆知道,阳对帆说的,并让帆去参加他的告别party,我也偷偷地去了,看见帆笑了。
我以为,我是最后的赢家,可是我发现我也输了,输给了时间。井中合并了,我再也找不到帆的家了,我恋爱了,那女孩儿的傻像极了帆,傻乎乎的就像那个着了帽子的帆。我去了上海,是大城市吧,帆,阳能去的地方,我也能去。后来,我分手了,因为那女孩儿变了,变得不像帆了,我想帆了,我骑着车来到了以前的井中,并去了帆的老家,我拼命的想帆的家到底在哪儿,可是时间将这段记忆冲散了,我只希望帆也能出来,看见我。

一个美丽的童话,为你而讲述

我们错过了多少年

同一段回忆,却有不一样的感受
宠儿
     “你知道吗?康有一天失踪了”康妈妈看着我静静地说,我抬起头“他自己骑着自行车去你老家找你去了,那傻孩子绕着你们家的村庄绕了一圈。”当时我的眼眶热乎乎的,康妈妈看着我,我忙撇过脸去,又回过头对康妈妈笑了笑。康妈妈来到我家要了我的电话才恋恋不舍的走了。
       康是谁呢?在我印象里,康永远都是那么优秀,一直都是我的榜样。从小我就和康,阳,一起玩耍,康比我大三岁,阳比康大三岁。他们两个都对我很好,但是让我记忆深刻的,应该是阳。
        与康不同,阳是一个不受管教的坏孩子,虽然学习不好,但却会各种耍帅,吸引了很多女孩子的注意,或许,也有我吧。我们的妈妈都在井中任课,而且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,所以我们三个就经常在一起喽。2006年的一天,像往常一样,妈妈们在屋里闲聊,我们三个就偷偷跑了出来,瞎玩一通,大概到了傍晚,康提议要回家了,我们相互道别说再见。不知道那时的阳怎么了,双手扶着我的肩膀,深深地吻了我一下,当时的我已经吓坏了,身体僵硬,呆呆地站在那里,康一把拉过阳,“你干嘛?”康慢慢地走过来:“别怕,哥哥跟你开玩笑呢。”阳拉着我的手要送我回家,康不吭声,默默地跟在我的后面。
        接着的一段时间,阳的表现让我很不舒服,为了逃避他,我常常躲在康家,和康一起写作业。有一天井中大停电,我仍在康家点着蜡烛写作业,我渐渐的写烦了,便趴在康的书桌前看康写作业,康很认真。一会儿康缓缓的抬起头,瞪大眼睛看着我,说时迟那时快,康一把扯下我的帽子,扔在了地上,起身踩了两脚。看着地上还在冒烟的帽子,我吓坏了,康扶着我的肩膀,“没事儿了没事儿了”,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我的头发,还好。我看着瘫坐在椅子上的康,鼻子酸了,谢谢康哥哥。
        除了哥哥,我也多了一个至亲,我有妹妹了,我多开心啊,有个小不点来到这世上陪我了玩了,康也有妹妹了和我妹妹一般大,我俩就这样经常交流当姐姐哥哥的心得。可是上帝好像给我开了一个玩笑,我的妹妹,我尚且1岁多的妹妹,她死了。脑瘤,一段时间我处于自责当中,总觉得妹妹的死和我有关,不敢也无法去面对这个事实,之后,我再也没有去找过康去交流心得,康也没有再来找我。
       而阳呢,阳走了,去了大城市自己闯荡,这是适合他的,那是他该去的地方。临走时,他办了一个party,就在学校里办的,他邀请了我还有老师同学,那天他的街舞真的很棒很帅,我永远忘不了,然后,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阳。
       我以为我还有康陪我,可惜,上帝永远都不会让你好过,原本我可以来井中和康一起在这里上学,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接到上级的通知,井中要和当地另一所中学合并,而井中的老师便分道扬镳,去了其他学校,我和康从此断了联系。再往后,只是听说了康谈了个女朋友,并考上了上海的一所学校,阳结婚了,闯出了一片天地,很幸福。